第一百零五章 抉择 幸福

小说:落尘无双作者:爬上树的猪更新时间:2019-05-22 09:50字数:276132

燸火瞬间从我手上飞出朝他们直奔而去,一个是曾经伤害过暮秋的人,一个是曾经伤害过陌爷爷的人,两个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看见燸火向他们飞去,他们理也不理玉王就直接破开屋顶飞了上去,而玉王这时则傻傻的站在了那里。看到这一幕,我冷哼了声。把燸火一收,也随即跟了上去。而我身后的玉王则瘫软在了地上。

两人没有遁走,直接在上空飘着,跟他们一起飘着的还有暮秋他们,连洋墨也在里面!看见他们都在那个五彩屏罩中昏迷,我冷哼声。

“快把他们放了”

“放了?哎哟,圣女殿下可真爱说笑,怎么可能放了呢,这是我们的筹码呢”

“她们不是说统一花之大陆就可以了么,我都快成功了,为什么你们突然要这么做!”

“哦?我们主上突然说这个游戏太顺利了,不好玩,想要玩得更开心一点,所以要我们来加把劲”

“加把劲?你们真是……真是连畜牲都不如”

“哎哟,别说的这么难听啊,若是刺激到我了,那他们——可就会不太好受哦”五彩的屏罩忽然颤动了下,不知道怎么了,在当中的几人都面露痛苦之色,各种合成元素一一攻去,却发现没有一点用,屏罩紧紧是晃动了两下就停止了,看见这一幕,我心越发酸了起来。

“快停下,停下,我错了,我错了”为什么每次都是如此?当以为自己够厉害的时候,总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保护不了我想要保护的人?为什么她们要把我们当成玩具,我们是人不是么?难道在她们的眼中我们连牲畜都不如么?

“呵呵,对啊,就是嘛,气势不如人就要老实点呆着,不要再高声,你看你这样多好~”看见他们不再面露痛苦之色,我悄悄松了口气。

“这次她们又要玩什么”

“哎呀,这怎么办?我没问呢,要不你再等等,我去问问?”看着在我面前装疯卖傻肆意讽刺我的人,原本升起的熊熊怒火,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转化成了冰。

燸火、芽、木意、飞焰、堻五种合成元素被我强行融合在了一起,一个不行,那就五个一起吧。

“你真是,都说了是游戏,这么认真干嘛”

“对你们来说是游戏,可对我来说这就是我全部的人生!”一个风行就来到了暮秋身边,手掌一送就把那个五彩的屏罩打破了,看见这一幕,我心中有了些喜意,把暮秋接住就朝旁边的影双飘去。

“哎呀,真是的,怎么又要打架了呢?真是不喜欢啊”这时,原本在我手中的暮秋忽然醒了过来,我喜道。

“暮秋,你~”身体忽然感觉到了疼痛,蓦然抬头,看着眼前的暮秋,我任由自己往下掉去,而此时暮秋却漂浮在了空中对我浅笑道。

“呵呵,怎么样,喜欢么”听闻这声音,我仿佛才活了过来。不是暮秋,伤我的人不是暮秋。有了动力,原本自然下坠的身体又被我控制住了。

“哟,被我控制了竟然还能流泪,真是稀奇啊,这可是第一次呢”锁骨处被暮秋的风深深的穿透了,扯下亵衣的衣袖,紧紧在伤口上缠绕两圈,我又向上飘去。看见眼前对我甜笑的暮秋,我心越发凄苦。

“怎么了,好玩么?其实我很喜欢玩呢,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真是很有意思”

“变态跟正常人永远没法比”其实不止身体上的疼痛,元素们也有了些躁动,五种合成元素的强行融合,让它们都有了些反抗,可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

忽然看到在半空的那个黑袍人拥着他的身体,静静站在一旁,我顷刻间做出了决定,这样下去,他们我都救不了,自己也会没命,不如拼了。

身随心动,一瞬间我就来到了那个黑袍人面前,手一扬,被我强行融合在一起的元素们立刻就向他冲去,可是却突然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样不行,若是让他们满天空的跑,我只有等死的份。把五种元素分别放在头、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处,我准备建立屏罩,芽和木意在我脚下,为我加快速度,飞焰和燸火在我双手处,为我增加攻击力,而堻则在我头顶,给与我保护。看见这样的我,他们对视了一眼。看见他们的对视我有些急了起来,这代表什么?

如果说首先用风是一飘一百码,那么现在我这一飘少说也有三百码的速度,顷刻间我就来到了黑袍人面前,整个人都把他抱住了,然后让元素们建立起了屏罩,根本不顾身后的攻击。

原本还有些挣扎的黑袍人现在却很安静的在屏罩中一动不动,而我则抢过他手上的那人,用火开始烧他。

“你杀了我们也没用”突然听见这低沉的声音,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哦,是么”

“玩具再找就有了”

“等有的时候再说吧”一边关注着他,一边注视着附在暮秋身上的另一人的情况。

“烧了我的身体,大不了我再找一个就是了,你以为这有用么”

“没有用啊,那我先烧了他,再来收拾你”

双手的燸火和飞焰瞬间把在我身旁移动不动的黑衣人给包围了。

“不,你不能杀了他,不能”

“哦,不能?为什么不能”

“因为他是我的玩伴,这么久唯一的玩伴”

“是你的玩伴我就不能烧么?你还附在我最深爱的人身上呢,这要怎么算!”

“我出来,我马上出来,你不要烧了他,不要烧了他”看见暮秋眼睛忽然闭上了,而身体却直接往地下掉去,我想也没想的从屏罩中飞了出来,接住了他。

“快不要烧了啊”

“你也进去”

“好,我进去,可是我进不去,这是你建立的屏罩,我进不去,你快让我进去啊”

“我看不见你”

“我在你身边了”

手往旁边一伸,立刻就有什么来到了手掌中,全身打了一个寒颤,我快速的把他也送进了屏罩里,然后就不再管他们。

“你进来干什么”

“我们不是都在等待游戏结束么,你都这么不反抗了,那我何必呢,一个人玩会很没意思的”

“也许她会给你不一样的人生”

“是啊,她也许也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为什么你不去呢”

“……”

“而且,没有你在身边,这游戏就更没意思了”

“傻”

“呵呵,我不觉得啊,你不觉得这样的我人性化一点了么”

“恩”然后,里面再也没有话语传出。

当所有人都被我救下来后,我总算轻呼了一口气,看见依然在半空烧着的屏罩,我手一挥,屏罩立刻散去。细细的粉末从天上飘了下来,这样看上去,很象我在梦中见过的那些雪花。

看着这些在昏迷的人,我正准备起身把他们都送回去,却看见天空有光射了下来,看见那银红色光辉,我立刻把地上昏迷的众人用屏罩给保护了起来。

“呵呵,好久没见啊,蝶落尘”

“我倒希望能永远不见”

“呵呵,我知道啊,可惜你始终要见我一次才行”

“刚才我跟你们高等玩具的打斗看见了么,觉得怎样?”

“呵呵,不觉得怎样,如果不是他们没有跟你死拼到底的意思,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从他们手上救到人?”

“那你就是说他们放我一码了”

“呵呵,这样说也没错”

“放我一码?附在我深爱的人身上来攻击我,这也叫放我一码?”

“呵呵,你不会懂的,当时如果他真有这个心,杀了你都有可能不是么”

“没错,完全有可能,可他没做不是么,那么他死了也是他活该”

“呵呵,红,她真的是很有意思呢”

“……”

“你们现在下来是要做什么”

“哦,没什么,第一是来告诉你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二呢,就是想跟你切磋下”

“银,你决定了?”

“恩”

“一起”

“呵呵,你确定么?也许下次遇见我,我还是会烦你的呢”

“好”

“呵呵,还是红最好”

“蝶落尘,现在告诉你哦,你可要听好了”

“第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不是曾经问过我道具么?他们就是我们给你准备的道具,只要你把他们都给杀了,取得他们身上的半翅,那么你就可以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者了,以后你再也不会是什么玩具,还可以制定这个天地的规律,怎么样,还行吧”

“不要”我想也没想的就拒绝掉。要我杀了他们?开什么玩笑?

“呵呵,这么快拒绝都不考虑下么”

“我的生命缺少了他们就会不完整,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什么主宰就把自己给切割了!是玩具又怎样,至少我活得有价值,跟你们比起来,我倒觉得我幸福很多”

“呵呵,看来我倒是多此一问了,选择权利在你,可是我们有操作权利哦”身后的众人突然都飘了起来,向她的方向飞去。看见这一幕,我一边抵挡着,一边喊道。

“你要干什么”

“呵呵,你看见了啊,我们不是要切磋么,没点赌注太没意思了。红,不管我做什么全力支持我哦”

“恩”

“那我们先把那些人给卷过来吧”有了另一人的加入,暮秋他们瞬间就到了她们那边。

“这样吧,我们一对一,如果你赢了,我就送个人给你,若是你输了,我杀掉一人,你看怎么样?”

“不,你把他们放了,我跟你们两个一起打,生死勿论”

“不不不,这样太没意思了,还是按我说的来做吧,你现在可没有决定权”

“……那若是你输了呢”

“哈哈,若是我输了?哈哈,我怎么可能会输。只是你这样问了……行,若是我输了,我就任由你处置,怎么样。先提醒你哦,我可不是刚才那两人,我不会对你留情的”

看着这样的条件,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赢了还好,若是输了……这些人杀了哪一个我的心都会碎掉一块。

“怎么样?我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你满意么?只是恐怕你不满意也不行了。话,我不多说了,现在就开始吧”

原本昏暗的天空,现在已经成了真正的墨色,在这墨色中她那一头银发和一双银眼,是多么显眼。那眼中所含的无情更是让我心惊。焦急被克制在了心底,现在的我只能冷静去面对,这样救他们的希望才能更大了一分。

纯蓝色的火焰从她手中飘出,向我袭来,到了半途,却突然加快了速度,如果原来还能用肉眼看见形状,那么现在完全变成了光影。

“该死”水在周身放了个防护,可完全没用,火轻而易举的穿透了水之屏障,衣服瞬间燃烧了起来。一个纵身就来到了地下,用土把我紧紧包裹起来。火很快就熄灭了,可是身上的衣服也没了蔽体的作用。只余下布条片片。

“看来你没尽全力啊,刚才看你好像和他们打的还挺好啊~哦,我知道了,是没有刺激是么”随手从屏障中拖出一个人来,笑笑的对我说道。

“那这样呢?会不会让你更尽力点?”鲜血瞬间从洋墨的脖颈处喷了出来,可她却依然毫无知觉。

“不!!!你这该死的玩具”

“呵呵,还真不客气呢”再次把合成元素放在了身体各部位,我猛然向她冲去。

“恩,这才好玩么”手轻轻一松,洋墨的身体就往地下落去。

“洋墨!!!”

“呵呵,都死了,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还是来跟我好好玩下吧”身子一冲,接过洋墨下落的身体,然后轻轻放在了地上。这个与我走过风雨,总是嬉笑逗我开心的人,这个为我付出一切,却从不说的人。洋墨,对不起。

低头轻轻吻了吻她仿若安睡的脸庞,我在心中默默说道。血丝布满了眼眶,强忍住流泪的冲动,我转身向她冲去。

“飞焰,燸火,去”

“呵呵,好啊,我喜欢,我就是玩火的,只是不知道你的火和我的火更厉害,绝,去吧”

火焰碰撞,在天空绽放出美丽的色彩,仿若最绚烂的烟火。我瞬间飘到了半空整个人朝她飞去,手中的钢叶也不停的从手上流出。

“呵呵,你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原本坚硬的叶子,在遇见蓝焰的那一刹就停顿了,继而开始慢慢溶解,一时间,到处都是溶液,一滴滴仿佛天的泪水。

“堻”

“呵呵,你确定这点土对我的绝有用?”

“你看吧,我都说了……呵呵,想用土中的金把我包裹住么?好办法,呵呵,可是没用哦”原本摇曳的仿佛随时会被风吹倒的蓝色火焰,一下暴发出耀眼的纯蓝色光芒,蓝的如汪洋。

“唉……这样真的是太没意思了。红,五分钟如果她还没有打到我,那么你就杀一个人吧,反正这里人多”

“恩”听闻这话,我的心提的高高的,只要打到她么?是不是打到她就能救下一个人了?

再一次把元素们围成一个五彩屏障,我向她冲去。

“呵呵,这方法对我没用,知道么,我是这个世界火元素的掌控者,只要我不愿意你任何火元素都使用不了,你看”只见她手轻轻横扫一下,我的五彩屏障立刻支离破碎。

“呵呵,我说了吧。唉……你怎么会这么笨呢。红,五分钟到了吧”

“恩”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呢?还要我提醒,真不好”

“不,不要了,求求你好么,求你了”

“求?呵呵,求是什么意思?求有用么?我们可是无心的玩具,你确定你要求的是我们么?你刚不还说我们是该死的玩具么?”

“不,我错了,不要杀他们了,杀我啊,我站在这里任你们杀,这还不好么?”

“呵呵,确实不好,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红,动手”

“不!!!不要,不要啊!!!”

“呵呵,看你这样子真是有意思,你不知道他们都是玩具么?何必这么痛呢?还会再有玩具出来的”

“不……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

“这样吧,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去杀了他们,吸收他们身上半翅的力量,怎么样?还可以救下两个哦”

“不……不要”

“那就没办法了,是你自己选择的,红~”看见浅浅从半空中落下,我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浅浅从高空坠落。

“砰”他的身体砸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浅浅!!!”天啊,我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强撑着身体来到浅浅身边,看到浅浅那破碎的身体,我狠狠的刮了自己一个耳光。

“浅浅,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抬头看着依旧在高空站着的两人,心中的恨不断外涌。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恨?那是什么?我们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不是么”

“现在再问一次,去还是不去”看了看依旧在半空的暮秋等人,和在地上躺着的洋墨、浅浅,我点了点头。

“……去”

“呵呵,这才对么,早这样说,我们就不会这样做了,那你过来”

“我想把他们放在一起,算是对他们做个最后的道别”

“你这样,我反倒不放心了”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身体已经被元素反噬,连动下都很困难,你应该是知道的,难道现在还怕我跑?”

“呵呵,也对。红,给她吧”

“把他们都放在一起”当暮秋他们来到我身边时,我轻轻笑了起来,看着她道。

“……呵呵,满足你最后一个愿望。现在可以了吧”

“可以了,你稍微等下,我和他们道别”

“暮秋,你怎么就那么傻把自己交给我了呢?你看你现在这样多惨,如果真有来生,眼光一定要好点,不要再选个窝囊废……”看了看暮秋安宁祥和的脸庞,我深深吻了上去。

“……影双,很对不起,我,我竟然到那时才知道,你的爱,让你受了,受了这么多伤害,如果有可能,下次,下次一定要找个爱,爱你的,不要再找个你,爱的,这样你,你就不会辛苦了,知道么”轻轻吻了吻影双的脸庞,我呢喃着。

“……冷微,你这个,看起来冰,实际上却,热情如火的家伙,下次不要把眼睛放,在一个人身上,若是你多看看,也许会,能找个更好的,哪会象现在这样~”

“……炎武,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会喜欢上我的,明明是个非常理智,能清楚计,算出得失的人,下次记得很多东西,不光要看现在,还要把未来,考虑进去,比如,说以后会有什么风险……呵呵,你看,你选择了我,风险太大就应该放弃,知道么”

“……月,月橙,呵呵,当一个国的皇不能太专情,专情太危险,你看你,就让自己陷入了如此危险的境地,下次,下次一定不要”

“……依晨,若是,若是我当初没有把,你带回来,是不是会更好?”

“……浅浅,浅浅,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为了我连,你母王都背弃了,可是,可是我却连保护你,都做不到……”

“……洋墨,你这个傻子,你这个傻子啊”任由泪水在脸上奔腾,任由悲伤在心中翻滚,我浅浅笑了起来,低声对元素们说道。

“风、水、土,你们是我最先认识的元素了,能不能帮帮我,让我和他们在一起好么,永远都连在一起好么~拜托了”当真的感受到身体中有少许元素把我们从地上往下拉时,我开心的笑了。

看了看身边的他们,我轻轻的躺了下去。我说过,如果救不了,那就让我们一起死,我怎能让生命残缺和不完整呢。

“你要干什么?”原本在上空凝视其他方向的两人,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刚转过头就见到他们正沉入土下。

“哼,你以为我会让你这样死么,天真”一团蓝色火焰从她手中飞出,就朝我们飞来,看这情况,我反而在心中笑了起来。

看见火就这样毫无阻拦的烧到了我们身上,她讶异了下,然后低咒了声。

“红,快用水”

“恩”

而我们则早已没入了地下。刚被土隐没,窒息和沉闷就狂涌而来,瞬间夺走了所有知觉、感官。

***********************************************

“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

“谁?谁在说话”

“孩子,人只有短短数十载的生命,过了就会化成灰,再也不会留有任何痕迹,做主宰不好么?”

“你是谁?暮秋他们呢?”

“我?我是这个星球的主宰,这里一切规则的缔造者,至于他们……等下再说”

“那……我是谁?”我还是蝶落尘么?

“你,是我的孩子,我在这个星球创造的神,第一个赋予生命的神”

“是你创造了我?”创造神?

“是的,是我创造了你”

“……为什么要创造我?”

“我需要有人帮我管理这个星球,管理这个大陆”

“那你可以去找别人了,我不想做主宰,我只要我心爱的人,你让我跟他们在一起吧,不要再把我唤回来了”

“孩子,你还没记起来么?”

“记起什么?”

“孩子,当初是你自己说半层太无聊,所以才会到下层去的”

“……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你在半层的神伺……唉,你自己看吧”她给了我一副很熟悉的画面,我曾经在梦中见过的雪白画面。

“这是……?”

“这是你在半层和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当初你说太无聊,想要体会玩具的心情,坚持一个人来到下层,这些你都忘记了么?”我不记得,我怎么会记得!

“孩子,你现在已经在下层呆过这么久的时间,决定了么,是做主宰还是继续做玩具”

“我只想问一点,如果我去你说的那个半层,他们会不会跟我一起?”

“……孩子,已经折了翼的天使是再也无法升到空中的”

“……那我还是继续做玩具吧”

“孩子……这样吧,我带你去看下你在半层的生活,看完后你再决定吧”

“我不……”

再一次回到了那片雪白,不同的是,这次是真实的。

“孩子,你看下”一片雪花飘到了我的手中,可是却没看见有人。

“你在哪?”

“孩子,你是不可能见到我的。你先看下你手中的东西”

“这是什么?”看着手心中的那片雪花,我问道。

“孩子,现在去看下”

这哪还是什么雪花!!!这是一个人的一生,完整的一生,上面记录着一个人从出生到临终的所有事,看到这我怔住了,这是什么?

“这就是一个玩具的,一生的历程。来再看看这个”又是一片雪花飘在了手上,这次是个青年才俊,正值意气风发,可后面就没有了。

“这是?”

“这是一个未完成的玩具轨迹,现在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在他的轨迹上添上任何一笔”

“这……”看着正在飘落的雪花,我问道。

“这些都是?”

“是的,所有的雪花都是一个玩具的轨迹,地上的是已经消亡的,往下落的是快要消亡的。怎么样,现在看了之后有何决定?你可以更改任何人的人生轨迹,甚至是他们的,只要你点头答应,做这个世界的主宰”

不得不说这是个诱惑,每一片雪花就是一个人的一生,我能在这上面添加任何色彩,这怎能让我不心动~?

可是,看了看这片白色,想起了自从那个女孩走后,这一群弥漫着悲伤和痛苦的人,我轻轻摇了摇头。

“不,我还是不要,我只要他们”

“唉……孩子,你真的决定了”

“恩,是的,决定好了”

“那……孩子,你以后自己保重”

“等等……”

************************************************

“等等……”

“你说她要谁等等,等什么呢?”

“呵呵,谁知道呢?也许梦见了一个让她心动的人,她正在追赶呢”

“哼,她敢,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

“是收拾还是让她以后都下不了床?”

“恩,你说的方法很好,就以后让她下不了床吧”

“唔……不要吵了,好累”

“她说很累,让我们不要吵了”

“那你真的听?”

“当然要听了”说完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

“你还不是把声音压低了么”

“我……我这不是看你压低了么”

“哼,就知道狡辩”

“她现在就快醒来了,你说我们要不要给她个奖励?”

“恩,好办法,嘿嘿”

“看你这样子。我先来……”

“什么时候有先后了?一起”

“好,一起”

我一脸娇笑的看着这群在我身边嬉笑吵闹的人,幸福在空气中飘荡着,四处都洋溢着欢笑和甜蜜。

玉王自从那次之后,就把一切都抛在了一边,现在和她的一群夫们住进了原本是赏给我的那座院子里,把一切都丢给了我,说是要颐养天年。

看见她的模样,我笑了笑,现在的坤玉要不要,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半点意义,但是……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了。

那个什么神还送了我两份大礼,一是让洋墨和浅浅都回来了,把他们的灵魂给送了回来,连带的送了两副躯体。二则是……

“墨,啊~~不~~不要了”

“尘儿,嗷~~不,你欠了,嗷~~很久了,我要补回来,我要补回来,嗷~~尘儿,尘儿”

咳咳,知道了吧,洋墨成了男人,一个银发蓝眸的男人,让人一见就觉得心头一震。就为了这容貌一事,他们几人还曾经联合起来围攻过洋墨一次。

为什么这么清闲?咳咳,这个,小孩子嘛,肯定是要从小培养的,反正他们都懂得使用元素,懂得用风信了,那不懂的再用风信问一下就是了。

简单方便快捷,还能锻炼他们的独立精神,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咳咳,是吧。

而我呢,则每天和他们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欢爱,一起高叫,有些人和事,不去体会,不会懂得完美。

原本反噬我的元素,不知道为什么又乖乖的了,这也许是那个什么神做的吧。甚至在我苏醒后不久,又融合了水和木两种元素。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有时他们会为了谁炒的菜好吃与不好吃而争论一遍,有时甚至是为了一个错字而争论半天,看得我真是苦笑不得,这些人估计是太无聊了。而我们府上则有了一位特别的厨师,只有一位哦~嘿嘿,猜猜是谁……

“木头,我要吃冰”

“好”说着从头上拿出了一块冰,三两下就做成了一杯冰渣给我。

嘿嘿,没猜到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特别喜欢做饭菜吃,而且做出来的味道也确实很不错,每天就能见它用它的根须同时洗、切、炒。

记得第一次看见它下厨做饭菜的时候,我完全处于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的状态。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只大章鱼在厨房炒菜的景象,恩,跟它在下厨的感觉应该差不多……

“宝贝们,在这里也很无聊了,我们去玩吧”

“这里几国基本都去过了,没什么好玩的啊”

“我们去的一般都是各国的都城,其他地方基本都没去看过呢,现在我们都无聊的很,不如去逛逛吧”

“恩,我同意”

“我也同意”

“尘儿在哪,我就在哪”

“……我们一起踢出去吧”

“好”

“啊!!!”

(原本是准备16号再结文的,可今天去看了下各位亲的留言,想想反正也就几天了,于是决定满足各位亲的愿望,让各位亲最后看个过瘾,嘿嘿,是不是要表扬下我呢?)

(《落尘无双》终于结文了,这是我第一个“孩子”,看到她成长真让我的心很激动,谢谢一直陪伴她的朋友)

(有些激动,有些感慨,都不知道怎样明确表达内心的感受了,呵呵,好了,不废话了,祝大家都好运,再次感谢一直陪伴《落尘》成长的朋友们) 落尘无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