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

小说:萌物作者:潇茫更新时间:2019-05-22 08:55字数:197256

  番外:失宠了……

  沫沫觉得跟他的黎晰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被照顾的一方,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被大人教导着要照顾人的一方,权衡之下,他更喜欢跟在黎晰屁股后面转,一般情况下,好吃的全都会落到他口袋里,可黎晰不在家里住着,所以他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

  最近,他发现大人们都爱围着妹妹转,可妹妹连话都不会说,他们却都哄着她叫妈妈,这一点,他小小的脑袋很不能理解,他觉得他们应该把糖果全部给他,因为他每天都在叫妈妈。

  当他看见妹妹被奶奶抱着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他稍微伤心了一下,因为奶奶拿着他的玩具给了妹妹。他理直气壮地跑上前去,仰着小脑袋看着郑茗韵,扑闪着眼睛,“那是我的小熊。”他那架势就像是上门讨债的,非要郑茗韵把小熊还给他。

  郑茗韵低头笑看着孙子,“沫沫,借给妹妹玩儿一会儿就好了。”

  她手中抱着的女娃正依依呀呀地不知说些什么,手里揪着小熊,在看到哥哥跟她要的时候她很得意地在手里晃了晃,这下沫沫看得更急了。

  正巧这时,赶上韩煊回来了,沫沫非拉着韩煊给他做主。“爸爸,妹妹抢我的小熊。”

  其实他求助对象找错了,且不说心心是家里最小的需要格外关照,单从韩煊每天照三餐地跑回家看女儿就知道他心里头是偏向女儿的了……

  韩煊被他拉着手,他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家伙,这是他儿子没错啊,可如今为什么变得斤斤计较起来了,而且连他妹妹都不放过,他觉得这一点是遗传到了韩眠的不良基因。“借给妹妹玩儿玩儿,你是哥哥。”

  小家伙皱着鼻子,他想起了每次借给妹妹玩儿的东西都没再回来过,这次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了。“可是那是姨妈给我买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煞有介事地摇晃着脑袋,“你让她的姨妈给她买啊。”

  韩煊顿时无语了,最后沫沫如愿以偿地夺回了自己的玩具,可这边他刚拿到手,那边心心已经哭了起来,他小大人似地皱着眉,“你哭了我也不给你。”然后,他抱着他的玩具熊爬到他的汽车上去了,也不管韩煊和郑茗韵手忙脚乱哄孩子了……

  沫沫每晚都会跟着老爷子看会儿电视,在看到里面的人哭了时他就会很好奇地问:“那个阿姨为什么哭?”

  老爷子正处于半睡半醒间,见曾孙问了也就给了个答案,“她失宠了。”

  “什么是失宠?”

  “就是没人爱她了。”

  “哦。”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正哄着心心睡觉的郑茗韵。

  晚上睡觉前,沫沫被韩煊抱到父母的房间去了,韩眠正襟危坐在床上,看见儿子来了只掀开眼帘瞧了他一眼。“过来坐。”她拍拍自己面前的床榻,沫沫一听忙踢了鞋要爬上床去。

  “今天欺负妹妹了?”

  “没有。”

  “跟妹妹抢玩具了?”

  “没有。”他清脆着声音反驳,“那是我的玩具。”

  “写你名字了?”

  “没有。”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可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很快,他大声道:“可那个是姨妈给我买的!”

  “得了,你就跟你姨妈去过吧,心心跟我们一起过。”

  “可是姨妈不在家,妈妈,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问话时他的脸蛋上流露出一种哀愁,他还挺想念他姨妈的。

  “知道了也不告诉你。”

  沫沫小嘴巴一嘟,愤愤地双手叉腰看着她,“你不告诉就算了,我以后也不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心心把你的项链弄坏了”

  在韩眠的眼神示意下,韩煊轻笑着摸着鼻子往梳妆台去了,回来时手里悬了一根断了的链子,这还是她生日的时候他特意去订做了送她的。有些心痛地瞄了一眼,她再看向沫沫时已经是和善的态度了,笑眯眯地摸着他的脑袋,温柔道:“心心真不乖,她是怎么弄的?”

  这个时候,沫沫觉得韩眠是在问他话了,所以他选择了不回答,配合着双手紧捂着嘴巴,只留下鼻子和眼睛在外面。

  “不说?”

  “不说。”

  “乖,说了给你钱。”

  “真的?”立刻松了手,双眼泛光看着她。

  “当然。”

  “她跟我抢的。”

  韩眠顿时卧倒在了床上,她低嗷一声抓住他的小胖腿就把他往自己身边拖,“臭小子,你也有一半责任!”

  沫沫滚着身子往床沿去,看到韩煊立在那儿就像找到了救星一般,“爸爸,妈妈打我。”

  可韩煊当做没看见他的求救一般,任由他被韩眠拖到身边去,扒了裤子就是两巴掌往屁股上招呼去了。其实韩眠下手不重,说白了就是吓吓他逗着他玩儿的,可沫沫当真了,小孩子就是天生的演员,喜怒能够很轻易地呈现出来。

  在韩眠把他拉起来的时候他的小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珠了,本来安静的房间内突然响斥着他洪亮的哭声,“呜呜……我告诉爷爷,你们打我……呜呜……你们都不要我了……你们不爱我了……”

  韩煊和韩眠一下子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儿子反应这么大,韩煊抱过他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抽了纸巾帮他擦眼泪,“谁不要你了啊?你告诉爸爸,我帮你打他,小小男子汉,怎么能哭鼻子呢?”

  沫沫模糊着双眼看着他,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被打时他也没去救他,“我不要理你了。”他呜咽着非要下来,鞋都没穿就要往外走,很困难地开了门,他一边走一边哭道:“太爷爷,我真的失宠了……”

  房间里的两人互看一眼,颇为无奈,他们觉得儿子的心灵稚嫩得很,经不起一点儿打击。

  第二天早上,韩煊在吃早饭的时候压低了声音问着旁边的老爷子,“沫沫昨晚跟你睡了?”

  “是呀,哭得我都心疼了。”

  韩煊看了爷爷一眼,怎么总感觉到他是在指责自己呢?当下他忙解释道:”我们可没怎么他,他突然就哭了。”

  “让我我也哭啊,爹不疼娘不爱的。”

  “我们没不爱他啊。”他顿了顿又说:“以后您就陪着他看点儿动画片吧,我可不想我儿子早熟。”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