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十第七节 爱情迷梦(正文字3200)

小说:千年昨日卷——乱世桃花作者:未知更新时间:2019-04-18 09:06字数:769211

“骨头没断,”医者瞧眼痛的呲牙咧嘴的女子,没好气的冲两名紫衣宫女肃声道“没什么大碍。【瑶池电子书小说网 完结TXT电子书免费下载】。悫鹉琻浪”

紫衣宫女穆里苏不放心地瞟了眼依然抱着腿脚不放,嘴里低低呼痛的娇弱女子,心中暗暗道苦,这女人是十二王子的新欢,王子对她的骄纵也是别的女人所从来没有得过的,如此重视的女人,若是因为这次摔倒落了残疾或是别的什么毛病,怕是今后跟在她身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别说今后,就是这次怕是也难逃责罚。想到这里,宫女穆里苏身子不由地一颤,面上推起几分讨好看向医者,小心翼翼道:“可看样子却是极疼的模样,医者您是否再看看,是否……”

“怎么,是嫌弃我医术不够高明,查有错漏?”年长的医者乌拉尔图敛容瞧着两个一脸忧色的宫女,心知她们在西宸殿当差也不容易,十二王子处事风格向来比别的王子们来的更加肃严,他宫殿内的侍卫、宫女也都严谨懂事些。想来若是出了什么错处,惩罚也是严厉的,想到这里,乌拉尔图倒也没再计较,已泛着寒意的面色渐渐解冻,遂尔温言道,“这位妃子大概是平日里过于娇养了,身娇肉贵自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伤痛,我那儿有上好的活血化瘀药剂,一会儿叫人来取,想必过几天淤血散尽,这位妃子就不会有痛感了随身空间之鸳鸯玉,好看的小说:。”

“谢谢医者。”两名紫衣宫女齐齐屈膝以礼,一人引路,一人陪行准备送医者乌拉尔图离开。

怀抱孩子的妇人匆忙扑倒在地拦住医者的去路,哭诉道,“还请老大人帮忙为这孩子诊治。焘”

“这是?”医者冲身旁的紫衣宫女扫了眼,心中不甚明了,眼前这妇人若是没猜错应是那孩子的奶妈,而孩子自当是十二王子的子嗣。只是若是孩子生病,为什么当妈的没有第一时间为其治疗,反倒是自个儿抱腿哭痛?

“啊,是这样的,原本请老大人来就是为了这孩子,没想到莲妃出了意外,所以,所以就……”

“胡闹,子嗣安危关系重大。。”医者摇头一把挡开身旁的紫衣宫女,快步上前两步,蹲身将妇人怀中孩子抱起,小跑两步将他平置在软椅上兮。

小孩子身子软柔,刚一放下就如同一块稀软的面团瘫在了软椅上,医者轻触小孩额头,不禁叹一口气道:“身子是何时开始发烫的?”

“已经,已经有两天了。”妇人跪地不停地磕头,双手握拳微颤。

“两天?”医者乌拉尔图高声怒斥妇人,“胡闹,胡闹,有你这般当乳母的么?早怎么不请医者?”

“请了,都只说是普通的伤风,可,可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小妇人,小妇人我也没有办法啊。”妇人说着说着泪如雨下,想到孩子,她的心犹如撕裂一般,不由地睨一眼仍在软榻上呻吟的女子,心中更是愤恨,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的孩子何至于受如此病痛,若不是这个女子,她又如何有儿不得认。

“可有吃坏什么东西?”医者乌拉尔图将妇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无奈地摇头,口上倒也只例行公事般地询问开来。想到他在神庙圣僧那儿听到的一些私下里的零星传言,此时此刻心中已是了然,这孩子怕是活不长了,真是造孽啊。只是这阿舒尔王宫内的是是非非,不是他们这些人能随便非议的,他能成为王宫的名医,能在这样的年纪仍被人尊重、推崇,不光是他的医术高明精湛,更关键的就是在于他从来都不站错队。说来也是,这小孩子一年看小,两年看大的,既然西宸宫内的是非不想让人非议,那他只能顺势为之了。

“这样大小的孩子老是高烧怕是中邪了,”伊莲抱着小腿半靠在软榻上,冲紫衣宫女悻悻道,“我听说有些巫医很灵验的,不如你和这乳母一起带着孩子去寻个出名的给看看。。”

乌拉尔图医者脸色微敛,瞬而面上一松,讪讪道,“小孩子这么烧确实不是个事,到底是母子连心,我这里给开几幅退烧药,再如娘娘所说让这位宫女陪着乳母和孩子一起去找城里有名的巫医给瞧瞧,想必一定能逢凶化吉。”

妇人听着两人交谈,不由抱紧怀里的孩子,心中一阵愣神,到城里找巫医,到城里找巫医,那就意味着可以离开阿舒尔王宫了,只要能离开王宫,到时候在找个相熟的医者帮忙,只要说孩子重病缠身去了,她和孩子就再也不用留在这该死的王宫里了。

想当初她削尖了脑袋要挤进这富贵堆砌的地方,却没想到老话说的没错,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今她的丈夫成了宫中的红人,她也得以跻身贵妇云集的富贵地儿,可她唯一的儿子却变成了他们追逐富贵祭台上的祭品。

“莲妃这样不好吧。”两名紫衣宫女踌躇一番,不约而同的开口道。

“如何不好?”伊莲瞧也不瞧两人一眼,自顾自地用手轻揉着淤青的小腿,痛得呲牙咧嘴。

“两位女官大概有所不知,宫外的一些富贵人家也经常去寻这样的巫者给家人看病的,”医者面上有一丝尴尬闪过,但很快他恢复了原有的仪态,温文有礼道,“只是没想到这位妃子对宫外的事倒是了解的不少。”

“这事还是先禀明了王子殿下再做定论才是龙游小溪最新章节,。”紫衣宫女那那娅瞧一眼仍再垂首揉着青紫小腿的莲妃,附耳与同伴交代了几句,便匆匆离去。

伊莲看着越发青紫不堪的腿脚,心中暗自纠结,若是这腿真的明日里走不成路了,那不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么,想着想着,她没好气地瞥一眼那垂首躬身而立的老医者,闷声问开,“乌拉尔图医者,我这腿脚多少天后能下地走路啊?”

“此话差矣,只是砸伤,没有伤及筋骨,”医者嘴角微抽,面色不虞,虽心中不明这女子为何要将自己的伤势说重了去,却也还知轻重,只不卑不亢道,“虽说不良于行,却并不是无法下地行走。”

咬咬牙,伊莲将身边服侍自己的哑巴宫女推开,抬腿便要站起,却不想身子一软便歪倒下去。

亚述十二王子拉玛特处理完一天的公务正好回殿,见安排在伊莲身边的宫女那那娅一脸焦急地匆匆行来,便知有事,当得知事情原由后,他不由紧锁眉头,心中无语,这丫头还真是让他不省心,每天若是不弄出点让他挠心抓肺的事情来,还真是不让他歇息。

他前脚踏进房间,便看见那让他抓心挠肺的女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不等旁人将她扶起,拉玛特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揽起,“明明眼睛看不见,还这么不小心,不要命了是不?”

“又有谁在乎呢。”伊莲双眸凝泪,娇波滴露,模样甚是凄美。

紫衣宫女穆里苏偏头瘪嘴不敢多言,不等她面上作怪,便被那赶着去将王子找来的同伴那那娅用手肘轻撞,两人相视一望,屈身行礼离了房间。

医者乌拉尔图眼瞧着没自己的事了,便也向王子殿下躬身告退。伊莲又嘱咐他好生为孩子看病后,这才让他与那怀抱孩子的妇人一同退下。

随着宫女们鱼贯而出,房间中只剩下伊莲和拉玛特两人。

“今儿是怎么回事?”拉玛特伸手将满是泪痕的女子揽入怀中,“我听说你摔倒了。”

“今天是摔倒伤了腿脚,明儿说不定就是失了性命。”伊莲咬唇哀怨地抽泣一声,“我知道你不想我眼睛复明,觉着这样我就再也无法离开你了。我告诉你拉玛特,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与其生活在黑暗中,不如被永远的埋葬在黑暗的地下。”

也不知是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还是心中哀怨,这几句狠话却是说的娇声委屈。而听者也不由地软了心。

“这是说什么气话呢。”难得听见她如此娇媚委屈的言语,拉玛特无言地叹一口气,伸手轻抚她乌黑的头发,放柔缓声线,好声安慰开来,“我什么时候不希望你眼睛复明了。这不一直都让人在全国给你找上好的医者么。”

“骗人,骗人。”伊莲哽咽着伸手捶打贴着她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汩汩而跳的脉动,还有那炙热的气息都让她想要逃离的,可她现在却不能,“你和你那两个该死的宫女一样,阳奉阴违。”

见他没吭声,伊莲捶打的更加激烈起来,她星眸微敛,浓密的眸子盖住那早已能看清事物的眸子,“你说话啊,说话啊,为你自己辩护啊,为什么不吭声?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不待伊莲将话说完,拉玛特急急吻住她的唇,堵住她嘴里所有的言语。

火热如烈焰般的吻在两人的唇瓣上燃烧,带着灼烧的疼痛。伊莲挣扎着,抗争着,最终她心头一松,任由那火舌长驱直入,这个世界有得就有失,任何事情都是一样,没有这位亚述王子的信任,她终究都是无法逃脱的。如果这些是他想要的,那么她就给他一个如梦如幻的爱情迷梦。

只是这迷梦中的种种,什么给,什么不给,只有她蓝伊莲说了才算。

..

比奇中文网为你提供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