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小说:非友作者:蓝淋更新时间:2019-05-22 08:57字数:113646

对杜悠予来说,钟理是个意外。

他没想到那么多年以后还会遇到他,更没想到自己在第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钟理长得和小时候当然是几乎完全不一样,个子已经变得很高,晒得更黑了些,眼睛也大了,小时候明明觉得有些扁的鼻子,长大以后竟然是一管笔挺的鼻梁,组在一起是称得上帅气的一张脸。

但尽管如此,他居然还是一下就知道这个人是钟理。连他自己都为这奇妙又准确的直觉而惊诧莫名。

后来想起来,也许是因为那家伙身上那种一如既往的傻气吧。

杜悠予一直觉得钟理不聪明。他那憨直的性子,做事几乎就只会走直线。所以要对付他实在太容易了,就像你知道一个人每天上班回家固定的两点一线,想截住他,就只需要在路中间等着就好。

杜悠予闲时去看了他们乐团的表演,并不是十分好,甚至连八分都没有。

但是他很喜欢。

杜悠予不负责动手签那些锋芒毕露的音乐新人。光芒已经那么闪耀,看不出来的就是瞎子了,还用得上他来「发掘」吗?

把璞玉雕琢出来的过程才是最妙不可言的。徐衍刚要进娱乐圈的时候,不止一个人说他「根本就是一把倒嗓」,认为他只卖卖脸就好,千万别张嘴唱。而在今天却被赞扬是天生的歌者。

颜可完全被业界人士当成是「垃圾回收」,结果还不是一样在三十来岁的「高龄」走红了。把朽木雕成盆景,这才是他所享受的成功。

在情场上也一样,他追逐的都是那些被人贴上「不可能」卷标的对象,无一不是手到擒来。但他只攻不守,这座城池攻陷了就继续前行去进攻另一座,说白了就是始乱终弃。

杜悠予一开始真的没打钟理的主意,他觉得他挺可爱,长得也怪可口的。但这种不够聪明的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两下就扳倒了,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他只是真心想帮钟理做音乐。虽然这家伙被埋没到三十岁,但他知道他一定能红,能做出让大家昏昏欲睡的耳朵蓦然清醒的东西。

除了还没完全放出光芒的音乐才华之外,钟理也还有不少其它的优点,这人就像条大狗,能看门能护主,非常的有用,吃得却少,相当好养活,给一点阳光就灿烂得跟什么似的,而且还不聪明,所以不难驯服。当宠物养着,逗着玩也不错。

对钟理渐渐有了,也是没办法的事。那笨笨的从未被人开采过的样子实在太让人想尝味道了。

傻到了一定程度,说不定也就成了性感。

多亏钟理的笨,他的试吃根本就是白吃,甚至连道歉的话都不用说,事情就解决了。

真正全部吃下肚,是付出了一点代价,但也还是很便宜,于是他又忍不住吃了第二次。

其实吃完第二次,理智也告诉他,该适可而止了。

身边的朋友他以往都不会去碰,毕竟熟人日后翻脸太过尴尬。难得有这个傻的,被那么恶劣地吃了还能和他做朋友。他再继续下去,真的就太危险了。

但他竟然克制不住。

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在朝着这座城池猛烈开火了。

他也为自己的寡廉鲜耻而震惊。拿朋友开刀实在是太不要脸,有违他做人的道德底线。

但实在是失去自制力的时候,他也只能自我安慰地想,说不定他根本没把钟理当朋友。

不是朋友就好。

追求钟理的那段时间,是他过得最充实满足的,明明是那么呆呆的好骗的一个人,要真正拐到手却是那么不容易,差点就挫败了他。

也许一个人傻到一种境界,不仅是种性感,还是种聪明呢。

当众被一个过肩摔丢尽了脸的时候,他根本就是眼前发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那种心情难以形容,他在那之前也从未体验过,以至于再往后面他完全乱了章法,把套路计谋都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甚至于酒一喝多,不小心就把难听的真话全给当面说了出来。

害得他酒醒以后差点掌自己的嘴。

他把自己忌讳的事情全给做足了,这人还怎么追得到?

一辈子也没这么挫过,就等着回去耻辱地记录第一笔失败记录吧。

却想不到第二天,自己会控制不住就亲了那家伙。

那根本就不是在计划之内的。

既然已经完全乱了套,计划根本就不管用,那他就再也不思做什么规划了。

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结果,钟理心甘情愿地让他吃了。

所以说,这家伙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个意外。

有段时间里杜悠予也时常会想,如果到这里为止就结束了,该有多好。

他就不用去体验那些他从未体验过,也不想体验的。

失措,嫉恨,恐惧,甚至疼痛。

心脏莫名抽搐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他觉得疼。

不知不觉和钟理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杜悠予想,是不是该差不多了。

按习惯是早该换人了。他想,这男人已经彻底被他征服,没有什么可以再挖掘的,如果不换人,接下去他又该做什么呢?

于是他留意到了Nicolas,很不错的对象,符合他一贯的审美。漂亮,骄傲,聪明,嚣张地锋利着。

但他没对钟理说出分手的话。每次要开口的时候,他会先觉得疼,于是没法说得出来。

那男人明明就是老实得发笨,钝钝的,根本伤不到他,杜悠予都不知道他那种痛楚感是从哪里来的。

也许傻到了一种程度,也会是把刀子?

他没有和钟理彻底分手,就开始追逐Nicolas。这又坏了他一条做人原则。

他甚至连分手礼物也没给出去,莫名地半夜就把怀里的男人弄醒,然后给他套上自己的戒指。

真正的分手礼物是只近百万美金的定制表,还放在他抽屉里。

钟理给他套上那个做工粗糙的玉佛的时候,他又觉得疼了,差点就透不过气。

这感觉实在太糟。从来都是他把人心抓在手里揉着揪着,他没有试着被人揪过。他一点也不喜欢。

他觉得自己还是赶快和钟理分手比较好。Nicolas比较适合他。

Nicolas是很有头脑的人,懂得抓住机会往上爬,也了解他的习性和游戏规则,回合战一般,让他玩得很高兴,当然也适时从他这里要了许多好处。

他喜欢这样伶俐有心机的,时时刻刻都是挑战和,要过很久才会腻。老实和笨的是多么无趣啊。

他也不要家庭,他最讨厌束缚了。

只是半夜醒来,他突然会觉得很空虚。身边的人不是钟理。

他想抱着他,他头发里淡淡的味道,皮肤那种暖和的好闻的气息。怎么会那么喜欢,每天搂着都觉得不够。

杜悠予自己都有些害怕了。

他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他一点也不恋旧,对他来说,感情里不存在「习惯」二字,只有「厌倦」。他不会因为习惯了谁而舍不得离开。

他那么喜欢新奇和刺激。

很久以后的有一天晚上,杜悠予突然梦到他和钟理在草地上睡觉,很好奠气,钟理就趴在他胸口,像他们常做的那样,旁边还有小孩子在跑来跑去,吵吵嚷嚷。他竟然觉得,非常的幸福。

而后一下子,他就惊醒了。

没有钟理,洒在胸口的只是外面透进来的月光。

他再也睡不着了。他疼得,坐也坐不起来。

他能看透人心,一直以此为傲。

可是他看不清自己的。

──番外《窥心》完

番外:女朋友

人人都知道钟理有了女朋友,虽然他不高调,对于那位完美女友的事几乎是守口如瓶,可逃不过大家法眼的,除了他手上死死戴着的戒指之外,还有脖子上偶现的一点红印。

一群成年男人共处一室,不由自主地就集体猥琐起来:「嘿嘿,你跟你女朋友到底是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

「难道已经全垒打了?」

「……」

几个人一起唾骂他:「看不出来呀,真是咬人的狗不会叫!」

「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漏过,亏我们还当你是好兄弟,鄙视你!」

钟理恼羞成怒,「妈的!那种事有什么好说的嘛,你们这群猥琐的家伙。」

「怎么会没什么好说的,」老伍嬉皮笑脸,「莫非你不举?」

钟理愤怒道:「怎么可能!」

于是一伙人越发猥琐:「喂,老实说,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

「有多好?上等还是中等?能打几分?」

钟理恼羞成怒,「很好就对了。我、我又没有能比较的对象。」

老伍啧啧叹息,「真可怜啊,居然从一而终。男人就是要多尝试,才知道广阔世界的美好呀……」

「不过说起来,钟理的女朋友,似乎是相当斯文优雅的大小姐啊。」

「这种大小姐,不是一般都该尖叫说「你们男人的身体好难看」,然后把眼睛捂住的吗?哪里还有性福可言啊。」可怜的老伍。

「还好啦,」钟理有点勉强,「我那位不会大惊小怪,他懂得很多。」

「你也太性福了吧?」

不知为何钟理的口气有点闷闷,「是还不错啦……」

「来来来,我们来汇报一下昨天的生活状态……喂,钟理你别走啊,是不是男人哪,这也会害羞?」

「好了,开始。」

「有。」

「没有。」

「没有。」

「……有。」

「浴缸。」

「哇……」

「……」

「……阳台。」

「钟理你也太激了吧,那种地方……」

「等下再发表感想,继续继续。」

于是……

「正常体位啦。」

「……」

「……」

「……意大利吊灯。」

沉默了一会儿,老伍说:「钟理,你从一而终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你的世界已经够广阔了。」「钟理,为了不让大家好奇,你还是坦白说了吧,你跟你女朋友,身体很合的话,一个晚上可以有多少次?」

「……」

「不用害羞嘛。我的最高记录是五次,当然我不是一般人,你也不用自卑。」

钟理有些垂头丧气:「那个……我们……」

众人耳朵竖得越发猥琐。

「咳,」钟理终究还是没好意思说,尴尬了一下,「多过五次是不是很多?」

「……」

「……」

「……」

一片沉默之后便是「靠」声连连。

「也太强了吧!」

「你他妈还是不是人啊?」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那种零缺点的大小姐会看上你,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这倒也说得通。呼,总算不至于一条原因也找不到。」

「就是嘛。」

「对了,钟理,传授一下经验嘛!」

「有这种秘诀没必要瞒着兄弟吧?」

「喂喂,不肯分享也没关系,你别走啊……」

大家都很困惑的是,明明就是这么足以自豪的事情,为啥钟理每次聊起来却是一点也不高兴。

──番外《女朋友》完

后记

终于熬到能打出这两个字了……

狼泪长流。

没啥可说的,感谢鱿鱼美人,感谢钟理小螃蟹,感谢配角甲乙丙,感谢跑龙套MN二人组,感谢只有台词没名字的路人丁。

没有你们的献身〈?〉我就写不完稿,写不完稿就不能睡T_T

原本就陷在期末地狱里,稿子进度又拖得太厉害〈哪次不是这样,囧〉,习惯了每周更新两千字的龟速码字,开赶之前明知大限将至,时日无多,还自我安慰说:「没事,我可以爆发小宇宙!」

小宇宙:哼,你让我爆发我就爆发啊?于是几天来足不出户,棉袄再套棉袄〈半夜冷〉,腰后塞着大抱枕〈狼腰酸〉,猛喝水〈存粮早吃光了,只有水是无限的〉,清晨时分还会在阳台上半人半鬼地左三圈右三圈〈腰酸背痛,没觉可睡已经精神错乱了……〉

写得神志不清,清醒的时候检查,常被错漏之处狠狠雷到〈-o-〉!

「钟理鸡动之下涨红了脸……」

〈-o-〉!

不过鱿鱼美人大概觉得它比「激动」更贴切吧……

「欧阳老实……」

欧阳老师确实是很老实……

「和任宁远之间究竟算什么,钟理从没认真去想过,大概是因为两人做得太多了……」

检查了两遍才猛然醒悟〈-o-〉!

原来是我们任店长被冷冻太久,不甘寂寞,乱入来闹场了……

截稿时间一小时一小时逼近,又一轮太阳在窗户后边升起,神经比螃蟹还坚韧的狼也终于抱着键盘崩溃了……

狼〈精神涣散碎碎念〉:不虐不成攻,怎么虐小攻怎么虐小攻……T_T

康楚〈看不下去地伸出救援之手〉:破产?智障?车祸?绝症?菊爆?断JJ?

狼:……可是做小攻的不能狼狈,被虐也要保持婀娜多姿英俊潇洒靛态T_T

康楚:……也对,攻可杀不可丑!

纠结数十分钟无果,太阳已经升到头顶,编辑已经上线……

狼〈兽化掀桌〉:我知道了!让他赶稿!让他赶稿!还有比赶稿更虐的吗?呜呜呜T_T这个字字血泪的狼的故事告诉我们,好孩子不要拖稿……

这两本书里乱炖了无数路人甲乙丙,龙套一二三。有故事的人其实只有两对,就是我们的欧阳希闻老师和肖玄小少爷〈故事见《逆风而行》〉,还有颜可大叔和徐衍大少爷〈故事见《期待度

》〉。

至于不小心跑错了场地的任店长,他至今还在《君子之交》的深坑里蹲着,囧。

本来还想写个番外,大书钟理和欧阳老师的受受暧昧,或者来个「同居恩爱一百问」,主角仍然是钟理和欧阳老师……〈一堆心〉

但想到一大堆路人配角纷纷抢台词、抢戏、抢暧昧、抢小受的眼泪,鱿鱼美人的身复印件来就够模糊了……还是让他保留一点身为主角小攻的尊严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