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朱明殿堂(下)

小说:小女玲珑作者:风露霜更新时间:2019-04-18 08:32字数:770786

景妃有些不依不饶,“哦,难道娘娘就没有私下里见过她?”

玲珑气定神闲,望着她的目光甚至还带着笑意,道:“本宫是贵妃,出入皆有宫人随行,再私下里也不会不带着人跟着。或者景妃的意思是我曾避人耳目见过含巧。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景妃,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好歹当了几年贵妃,含威不露她也能学得一点,而且她知道景妃忌惮她这副架势。

皇帝亦出声道:“无凭无据诬陷贵妃,这是以下犯上,景妃难道不懂规矩了?”

玲珑闻言浅浅一笑,媚眼如丝牵到皇帝那边,似娇似嗔,一旁的景妃面露犹疑。

她大约也知道,今日皇帝在这里根本不能把贵妃怎么样。若皇帝没有来,上官太后威压施加,至少不会让贵妃全身而退。可这么作罢,心有不甘。

上官易蓉入宫并不得上官太后重视,上面还有同族姐妹压制,能至今日的地位,从丽妃还有其他妃嫔那里分得宠爱孕育子嗣,每一步都走得极小心。

她知道皇帝从前忌惮着上官太后,她的谦和有礼不引人瞩目反而更能让皇帝放心。

虽不是上官氏最期待的,但是她比上官易蓉走得长远,正宫之位,她不是没有问鼎之心,只有坐到最高处,才能让自己不被家族轻视。贵妃封后,地位将更不可动摇,若不能阻止,只怕今后就再没有机会。

低头瞟过自己鞋尖翘起分梢上支起的妆花红绒裙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玲珑对宫中如同唱戏似的你来我往已经司空见惯,此刻居然有些怀念温暖的被窝。

正有些神思倦倦,一个清泠的声音回荡在殿堂里。

“皇上。娘娘。臣妾有事禀报。”

怡妃苏青盈施施然出坐而跪,她是宫中唯二的妃子之一,座位距离凤座极近,虽低着头声音很轻,在玲珑耳中却字字清晰。

“十六日夜,臣妾曾私约贵妃出来说话,因是私约,臣妾与贵妃皆是独自出行,本想与贵妃姐姐谈谈心。可是姐姐却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没说几句就匆匆离开。有臣妾写与贵妃邀约的小扇为证,如果……贵妃尚未将小扇丢弃的话。”

此话如平静天空上忽然惊起一声雷鸣,余声在泰安殿内回响不觉。

皇帝从座上直起。目光掠过苏青盈头顶,沉声道:“你……再说一遍。”

苏青盈将话重复了一遍,泰安殿里的气氛瞬时诡秘,嫔妃们窃窃私语。景妃眼中难掩得色,上官太后终于平心静气看着玲珑。

“贵妃,你有何话说?”

玲珑道:“臣妾的确与怡妃在十六日晚有过私约,但赴约即回清宁殿,也没人可以证明臣妾在那晚见过别人不是?”

“事到如今,贵妃狡辩未免牵强了些。难道真要让人从你住处搜出怡妃邀约的小扇才算有凭证。”搜宫乃是对她贵妃之尊的极大侮辱,上官太后说得轻描淡写。玲珑相信她能做到这一步。

转头看了苏青盈一眼,她清凉的眸光越过玲珑,像芒刺刮过她的脸,玲珑稳住声音不亢不卑道:“小扇臣妾尚收在清宁殿中,不用太后着人去搜。臣妾即克可命宫人拿来。只是那物件也只能证明臣妾十六当晚与怡妃有约。退一步说。即使有心要作什么,也犯不着亲自去见一个宫女。清宁殿上下宫人无数,我何必自降身份?”

“谋害嫔妃自然是大事,你若有心策划掩人耳目恐怕他人也难发觉。贵妃,看来你是要狡辩到底?”

太后不再维持表面的慈和,眼中露出淡淡不悦。

玲珑有些不耐烦,枯笑,“即便臣妾说不是狡辩,太后认定臣妾与含巧有首尾,臣妾也只能变成狡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目全无畏惧地直视上官太后,从未有过如此冲撞的态度,上官太后呼吸一急,面上已是极怒。

“你!好你个李贵妃,居然敢当众顶撞起哀家来,如此不仁不孝,皇上宠爱的难道就是这般粗鄙不堪之人!”

她一掌落在坐榻楠木雕凤的扶手上,沉闷的响声嗡嗡然传遍泰安殿。

玲珑再次从座上跪下。景妃好声好气劝道:“娘娘当心身子。贵妃娘娘执掌内廷也有几年,虽然易蓉不懂事一直对贵妃不大尊敬,但想来贵妃仁厚不会做出这等残害妃嫔之事。”

上官太后冷笑,“她不会?一路从御女升上贵妃之位,开罪过她的妃嫔有哪个是得善终的,如今倒把注意打到易蓉身上,你害她被皇上疏远降位还不够,难道要连她的性命都要了!”

此话就是把她往不仁不义的地方推。

皇帝修长的眉毛拧在了一起,道:“母后,此事尚未定夺,母后还是不要动气的好。”

上官太后斜眼瞧他,“皇上怎会说出这么是非不分的话来,您尽管宠着她,过了今夜,满朝上下都会知道她李氏是个什么样的人,皇上如今还要坚持立她为后?”

说来说去,立后才是关键。即便皇帝确定她是无罪,也难复悠悠之口。但是不是她做过的事,她绝对不想应下来。

玲珑额头触地,郑重道:“臣妾所言绝无半点虚假,皇上知道臣妾为人如何,也请太后娘娘相信臣妾。”

身后苏青盈再次澹然出声,“臣妾约姐姐出来之时,姐姐行迹却有可疑之处,虽此中一时不能分辨,臣妾觉得其中有不妥才大胆向皇上明言,皇上……臣妾所言绝无半点虚假。”

回身看去,苏青盈目光依依落在皇帝身上,后者薄唇抿成一条线,神色莫测。

苏青盈这是要他在她们两人之间做出选择。同是得宠妃嫔,于皇帝而言也许都有些不同,两人情辞恳切,只看他会选择相信谁。

殿中嫔妃窥出此中端倪。跃跃欲试地观望。上官太后更有隔山观虎斗之势。

玲珑心胸涟漪波折,慢慢抬起头,目光触及皇帝,发觉还是看不懂他幽亮如火的眼中到底有什么。她只知道苏青盈此刻也如自己一样看着他,也许带着盼望。

此番竟变成两个女人在争夺。

见他欲张口,玲珑骤然扬声道:“其实,在含巧那里还有些细微线索或许没人察觉。”

对于她的打断,他是一愣,仍然相视着。眼中瞬间变得更加莫测,然口中却接道:“哦,贵妃是否有什么线索。说来听听。”

玲珑垂下眼帘,道:“事发突然,但内廷之事臣妾不能不警惕,因此一听说出事,便与许昭仪一起着手调查。”

许昭仪肃然点点头,玲珑道:“臣妾也以为含巧纵火一事没有这么简单。宫人搜查了含巧的房间,本来也只是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未曾想果真的有奇怪之处。宫人在含巧换下的衣衫上,发觉有一缕似有似无的幽香,其味极淡。但嗅之欲久欲显冷冽。此香清纯,嗅之便知其用料甚精,并非宫女身上该有的。”

众人都屏住呼吸,玲珑轻吐了一口气,许昭仪此时亦心神宁定。接着玲珑的话头继续道:“因臣妾觉得那香味有些熟悉。特意留了心使人细察,原来此香竟来自漪澜殿赏给各嫔妃的莲香雪颜粉。臣妾特意请来漪澜殿掌奉调香的珠玑姑姑来验过。确认无误。而臣妾那盒雪颜粉早收在妆奁里,未曾动过,含巧身上的香味不是从臣妾那里沾染的。”

说到此处,妃嫔们大都还一头雾水,自然也有人开始暗下琢磨。玲珑再次抬起头,盯着景妃上官初蓉微现仓惶的面庞。

“日前漪澜殿曾赏下一批香粉,因取自莲花香味过于清冽,加之其效用寒凉,并不宜在冬日里用。臣妾奉李太后之命将香粉分给内廷众嫔妃,亦曾将此事特别叮嘱,想来众位姐妹的莲香雪颜粉,还在吧。”

嫔妃喁喁私语起来。

“自然是还在的……”

“冬天里谁用那东西,也不缺那一两盒。”

那莲香雪颜粉的香味出现在含巧身上,明显与纵火有莫大关系,人人自危。

玲珑点点头,笑道:“臣妾正好知道,谁的雪颜粉已经不在了,或者是说,不全都在了……”

景妃脸色大变。

“有时候的确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回算是老天可怜,不欲让人蒙冤帮了我一把。”

玲珑此语听得像是在自叹,到景妃耳中却是另一番滋味,她膝盖发软,撑着坐榻才勉力没有动。

“臣妾从漪澜殿送出雪颜粉那日,正好在御花园里遇见了景妃带着八皇子,皇子调皮,推了一下端香粉的宫人手臂,香粉大半撒到臣妾衣裙之上。景妃妹妹好心,亲自取了帕子为我擦拭……”

“贵妃娘娘!”她厉声抢道:“就算如此,当时沾上香粉的是你我两人,你又怎么证明自己没有嫌疑。兴许是你在见含巧时衣裙不小挨擦到她……”

她戛然止住,大概也发觉此言说不通。

玲珑语气平静如初,道:“景妃妹妹好记性。本宫那身衣衫是一回了清宁殿便换下浣洗的,从此之后再没穿上,清宁殿中宫人皆可作证。手帕香囊都是闺中私密物件,景妃拿在手上的自然也是自己喜爱的,想必喜爱之物会常常带在身边,稍有举动沾染都别的什么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上官太后此刻脸色可以用阴郁来形容,目光瞥过上官初蓉一言不发。

“太后娘娘方才所言极是,含巧的作为的确不像没人指使,且此事事关重大,想必指使之人为确保万无一失一定是亲自见了含巧再部署一切。太后娘娘说是不是?”

景妃咬紧了发白的唇。上官太后目光比方才看玲珑时还森寒十倍,祸起萧墙谁都不愿见,玲珑倒有几分相信,原来她刚才真的以为蓄意加害上官易蓉的人是自己。

话一出口只要将再将人证物证找来核对并不难。

上官太后嘴角抽动。面色突然一变捂住额头呻吟道:“……哀家头疼……哎呀……”

泰安殿中气氛仿佛琴弦被拉紧极致,在最终的临界点被挑断,先是上官太后身边的姑姑宫女围了过来,接着是担忧惊慌的嫔妃。

玲珑扯了扯嘴角。上官太后总归黔驴技穷。连声东击西都用上。皇帝在这儿景妃是不能逃脱的,只有看在她的面子上才能不被追究,上官太后忽然发病,皇帝也不好在这个节骨眼儿开罪。

晃晃乱乱一群人,有人叫太医有人忙着抬人,景妃早跟着扶上官太后进内殿歇息。

玲珑这才松了口气,冬日夜晚,背后发了一层汗,又腻又冷。这才感觉有些脱力。

素莲过来扶起她。

“娘娘,这回没事儿了。”

“恩…..有事也不是…..”

眼前晃过白花花的光遮挡了视线,未及思考。她身子一歪,远远似乎听到别人叫她的名字……

本来觉得自己赢得挺漂亮的一次,收场竟有些惨烈。

醒来时已经回到清宁殿了,水晶帘外光影晃动,已经是白天了。她忘了,自己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扛不住许多震荡风波,不免自怜,身体才是真本钱。

她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居然是婧柔公主,李太后离宫后这丫头就住到清宁殿里。说漪澜殿没人无趣。

“玲珑你醒啦,皇兄去上朝去了,留我在这儿看护你,你别动,我叫人来!”

绮公主话音未落就撒开往外跑。屋子里陆陆续续又进来许多人。你一言我一语中。玲珑似乎听到有人在和她说恭喜。

“恭喜贵妃娘娘,娘娘又怀上龙胎了。”

何太医皱起褶子的老脸在面前晃。玲珑抚上自己独自,怎么没回都这么忽然,难道真是她太不上心了。

皇帝赏赐了许多东西,送赏的人一溜溜的一会儿就把东西堆满了一屋子。

小团子依偎在她床榻边,力强的阿曦则被抱得远远委屈瞧着她。

事后再与许昭仪细查时才得知,含巧受人威胁,若不听命便要按规矩遣送皇陵,她心里极怕这个,因此惟命是从。然而威胁她的人,可想而知。而她纵火后失足,亦是人为。

李太后得了消息没几日从林松赶回来,第一件事自然是到清宁殿看玲珑,每回生产李太后都把关极严,这次也不例外,布置完人手,她淡淡地对云清道:“咱们也该去泰安殿请个安。”

虽语气很淡,但玲珑确信在她眼中看到了愉悦的光芒。

玲珑道:“臣妾与娘娘一起去吧。”

“你才刚怀上,去那种地方作甚,有着身子就该小心些,听太医说你在宫外伤身子至今没完全调养好。”

玲珑低头摸了摸未见形的肚子,笑道:“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臣妾去过,现在也没什么去不得。”

除了那晚忽然眩晕,身体没什么力气外,她已无大碍。

泰安殿在白天反而比在夜里暗淡,销金红纱帐投下明明暗暗的金黄色和红色光斑,给人日薄西山的错觉。

寝殿里只有景妃一人在奉药,李太后身边也只跟着玲珑。景妃始终低眼不敢示人,玲珑自然也不会去招惹她。

上官太后嘴边噙着冷笑,“妹妹回来了?”

“自然,一听说姐姐不适马上回来看姐姐了。”

李太后从景妃手里接过白玉碗,吹凉药汁递到上官太后面前。

上官太后侧过脸并不领情,口中念念道:“早知道当初不该与虎谋皮,与你定誓拥九郎登基,要不是你使计让人拘了我女儿让我乱了方寸……”

上官太后恨恨咬牙。

李太后淡淡一笑,道:“不与我姐姐就要与安氏和三郎,难道你认为与他们今日状况会好很多么?”

李太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搅动着药汁,云淡风轻道:“姐姐素擅谋策,大概与了谁都会筹谋得好结果。你恨我派人拘了你女儿诓了你,我还没恨你当年派人暗杀九郎,害得九郎差点就回不来了。”

上官太后轻哼了一声。靠在榻上鬓发微乱,玲珑注意到她鬓边已然斑白,盛势压人的上官皇后早已不在,不变的也许只有她脸上永远的矜贵骄傲。

“在这宫城里。成王败寇生死有命有什么奇怪的。你儿子命大。不过我可真后悔,拥立了这么一个宠幸狐媚的昏君!”

李太后听得别人骂她儿子,脸上的笑容尽不见了,将白玉碗放回上官初蓉手中的托盘。

“姐姐也别说得自个儿多么忠良。是谁为引开我哥哥给我儿施压叛国通敌串通了外族来趁乱攻击我朝。三郎在南边不安分,北边也跟着动作起来,要不是皇上及时南下安抚了,如今国中内外交困成什么样子还未可知呢。”

上官太后还维持着表面的镇静,不屑道:“我上官氏世代忠良,如今被你踩在脚下。但不容你随意污蔑。”

“呵,上官老大人的确尽忠为国,即便过世了皇上也依然敬着他。但不知若老大人知道姐姐的所作所为会有何感想?”

上官太后目光定在床榻里侧。仿佛纱帐纹缕中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不肯对李太后一顾。

景妃上前低声劝道:“太后,该喝药了。”

她也不理,沉默了半晌,仿佛自言自语道:“这江山都是我们家帮他撑起的,当初若是没有我父亲一力支持,太祖不喜欢他,怎么会让他稳坐太子之位…..当初娶我时,他明明说过会感念我上官氏之恩……”

玲珑细听了一会儿才明白,她口中说的应该是先帝。

李太后不咸不淡道:“姐姐。先帝终其一生都没有废你,难道还不算感念么?”

“那是他顾及我家在朝中……”

“姐姐既然知道这一点,就该知道先帝真正忌讳的是什么。即便是你上官氏亲手扶上宝座的帝王,他也是一国之君!他越是忌讳姐姐越是要触及,姐姐怎可罔顾君王尊严?”

上官太后闭上了眼睛。“呵呵”笑出声。只是没笑两声又被咳呛住了,景妃忙去给她顺气。

她想起自己还在闺阁的时候。世家贵女,早早就被赐婚与皇太子,这一生注定要成为最尊贵的女人,那样骄傲,美貌城府手段甚至野心她都有,披上大红嫁衣那一刻,仿佛整个天下都能收归囊中。

她忘了,天下不是她的,她所拥有的权势来自哪里。

李太后理了理裙摆,慢悠悠道:“姐姐先将养着吧,病中不宜多思,早点养好身体才好。”

上官太后惊疑睁开眼,冷嘲道:“这么轻易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会多欣赏欣赏我沦为阶下囚的样子。”

李太后一笑,“姐姐说笑了,您是太后,安居泰安殿,怎么会是阶下囚呢。从前您在含象殿我不会与你抢,现在您在泰安殿,嫡母太后的尊位自然还是你的。”

说完与玲珑相扶出门。

内廷这样闹一场终究没让掀起大风大浪,玲珑封后的日子已让礼部挑着。朝上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皇帝力排众议下了立后圣旨,玲珑并不去操心。

尚服局送来册封大典穿的礼服,秦尚服仍在其位,极兴奋欣羡地向玲珑道:“皇上对娘娘的宠爱无以复加。礼服和凤冠的样子都是皇上亲自绘了送过来,这世上没有谁能有娘娘这样的好福气。”

玲珑看着金光灿灿的彩翟衣,暗想皇帝这趣味还真是执着。素莲偷偷扯了玲珑袖子告诉她,这衣服上的针线也有杏花的不少功劳,她率绣房众绣娘日夜赶制。

玲珑的这一胎比前两个孩子都乖巧,大概体恤母体孱弱,竟连害喜的症状都极轻微。

她怀孕后宫里的事都交给怡妃和景妃打点。纵火之事景妃显然是脱不开干系的,最后还是玲珑求皇帝保了她。

封后风波渐渐盛嚣尘上,再纳新妃之声又不绝于耳,只要皇帝还在那位置上,前朝内廷大概永远都不会消停,玲珑乐见宫中一切有条不紊。

她想上官初蓉若除去,今后也不知还会再晋上什么人,还不如就让她占着一位,经此后,上官初蓉必当更小心谦恭。仰仗自己鼻息,如此也不算不好。

雪里梅花初绽,玲珑让白蔹和素莲扶住在胜雪园里散步,随意走走却碰到了怡妃。

假山石下。斜横疏梅旁。白蔹她们都远远站在身后,苏青盈打量玲珑一眼,道:“姐姐气色见好。”

玲珑微笑:“有劳妹妹挂心。”

一缕梅香浅浅,苏青盈伸手拨开树枝上的积雪,折了一支白梅凑近鼻尖,赞道“好香”。

又对玲珑道:“那天晚上在泰安殿,姐姐为何要截了皇上的话?”

玲珑笑道:“我知道真相,当然是要急于说出口的。”

“李姐姐,”苏青盈一字一顿道:“你如此行径。未嫌怯弱么?为什么不让皇上选一选,看他选择你还是选择我,难道你是不敢了?”

玲珑低头看着脚尖。羔羊皮的小靴子很暖和,但站在雪地久了还是会生凉的,裹紧斗篷淡淡道:“苏妹妹想要什么样的结果?选我,还是选妹妹。若是选我,苏妹妹就该伤心了,若是选你,妹妹能让皇上从今往后每次都选你么?”

“借口!”苏青盈怒道,精致漂亮的脸蛋在白雪和白梅下映出一抹薄红。

“我一直敬重李姐姐,如今看来是我看错了,竟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你当真爱着皇上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折服在了九哥身边,其实你心中并不爱他吧?”

玲珑没有回答,看苏青盈背影远去,雪中婀娜的身影渐渐被梅影掩盖。她的大胆执着,热烈坦白。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有。

闷闷不乐绕到假山石后。头却撞到一堵肉墙上。

“你!”玲珑倒吸口冷气,嘴被捂住。双眼圆瞪望着依身山石之后的人。

“嘘,别出声,我带你去个地方。”

玲珑还是瞪着他,任由他扯着走了几步。

皇帝也发觉自己捂着她的嘴不太对,讪讪松开小声道:“你别出声,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玲珑白了他一眼,皇帝知道她是默许了,竟真丢下后面不知情的白蔹等人。

拐出胜雪园,外面有小齐备好的轿子,皇帝叮嘱一声让小齐去知会白蔹她们,吩咐起轿。

玲珑早对他这一套司空见惯,安坐在软轿里。

“皇上怎么会在山后面偷听呢,如此有损君威……”

“咳,朕只是正巧路过,那处偏僻你怀着孩子怎么就走到那里?”

“莫要扯开话题,大男人偷听女人说话,十分不光彩!”

“你没发现么,刚才那处山石下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他悠然靠在椅背,玲珑回想了一下,怪石峰回疏影斜梅,似乎真小时候撞破他好事的地方,“扑哧”笑出声来,“皇上怎么到那里去?”

“朕也是随处走…...对了,从前朕送你那支珊瑚簪子可有戴着?”

“簪子?皇上送的东西多了去了,臣妾不知是哪一件?”瞧见他脸色似有黑沉,玲珑忙改口道:“红梅映雪么?还收在清宁殿里,皇上要看,现在可以折回去拿来。”

“算了,”他不甚在意的笑笑,手里不知从哪摸出一朵红梅,去掉她头上原先装饰的绢花,改饰一朵小小的梅花。

花瓣上犹有冷露晶莹,被他拂去,该是方才从胜雪园里摘的。

“如此也好,不必再回去取。”

雪停之后,留下雪白的天地,南望连绵屋瓦皆被白雪装点,隐隐见得市井声息寻常炊烟。

皇宫正殿含元殿,玲珑还是第一次上去,听闻只有大典重要朝会才会在含元殿举行,皇帝登基正是在含元殿登上宝座。

高耸入云端的飞檐,俯视如临九霄,远眺整个京城甚至城外连山尽收眼底。错落有致的圆柱撑起敞阔的屋檐,金砖铺地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光鉴照人。

置身其中,如在九重天阙,世俗可见却不能仰望其巍峨磅礴。

玲珑久久不语,此时只有皇帝和他两人。他身上仍着九龙绣金服,头上金冠束发一丝不苟,站在这气势雄浑的殿堂外,全然不会显得渺小,反而与此情此景十分相形益彰,轩眉微蹙,目光静肃。仿佛他本该站在这里俯视众生。

玲珑摇摇头,身旁之人本来就是这里的君王,这一切理应是他的。

“本想想告诉你目之所及甚至更远的地方,今后都会是你我的江山。可是这话听在你耳朵里恐怕又是哄人的了。”不只是是否受染于含元殿上沉穆庄重的氛围。他的声音也透着沉郁稳健,如石落深井,掷地有声。

玲珑抿唇微笑,“陛下这是要折煞臣妾了,臣妾与社稷无功,空享富贵繁华,承了此言只怕会折寿。”

“别胡说,你将成为皇后,福寿不绝。即便真承不起,朕也可以分与你。”

玲珑望着天边云潮涌动,此时已近黄昏。远方却有逐渐云开见日之兆。

“皇上大概也知道,这些于我都不是什么好处,臣妾势利,只有见好了才会开心。”

“如此未尝不好,”他揽过她肩头,“玲珑自小聪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要什么,心里有主意得很。”

“我就当你这是在夸我了。”

她低头浅笑,鬓边红梅艳色飘上脸颊。

“刚才青盈问你的问题,我能不能也问你。那天晚上为什么要截了我的话,是你觉得我不会信你,还是觉得无论我相信谁对你都没有意义?”

玲珑咬着唇,呐呐问道:“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以前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自然。我没有样貌家世。你从前大概只想把我留在身边好玩儿,就算好玩你也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好玩了。”

皇帝哂笑。牵着玲珑到含元殿前台阶坐下,解下自己的斗篷给她套上。

“这问题太无趣。”

玲珑来了性子,如同世间最普通的情侣讨论着一些无关痛痒却有总有人钻了牛角尖的问题。

“你不给个说法,我也不会告诉你,想知道啊,自己一边想去吧。”

皇帝无奈,“都三个孩子的娘了,别这么淘气。”

玲珑坚决不理。

他虽觉得没什么意思,因为两人至今在一起已是无法分开,但开始开口道:“你曾告诉过我,我在你眼里也不是最好的。你眼中瞧着我时,总是在否定,有时候甚至是嫌弃鄙夷,看来我在你眼里的确不怎样。”

玲珑不信,“不是吧,就这样,该不是你又逗着我玩了。”

他趁机在她额上轻轻一弹,道:“那你还要如何?”

玲珑皱了皱眉头,其实她是真想听他说出些不一样的理由,不过还是算了,理由什么的能说会道的能编出一千一万条,心之所向也许才说不出什么真正的理由。

玲珑轻轻叹一声,“是苏怡妃爱皇上极深啊……”还有许多人会从他身上予求。

他微微沉吟,“人一生只能不负一人,这是我近日才明白的。”他们脱不开君臣的关系,即便两心相依也还有许都沟坎,亦因此要格外珍惜呵护。

心迹自明了,然而此生君责在身,他还有许多不能辜负不能放下。

他缓缓闭上眼睛笑了,“现在你眼前所见的一切,从今往后,你与我一样都要为这些付出许多。我之职责所在这一生责无旁贷,而你,也是跑不掉。”

他揣紧她的手,道:“我要你陪着我。”隔着披风拥紧。

荣辱与共生能同榻死能同眠,分不清是占有还是期许,大概人都需要一个能与自己相伴的人,这样即便孤独了也不会觉得寂寞。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答案么?”

玲珑会心一笑,道:“我只是想自己为自己做主,不是谁选择了我,而是我自己选。”

天边厚云绽开一道缝隙,霞光直透云层普照含元殿,金碧辉映之中,两人相依的背影也被镀上一层光华。

end

————————————

本传部分完结,转眼天都黑了,以后还有番外也会放在公众章节里面,谢谢看文的姑娘们一直的支持和包容,非常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