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小说:重生之喜乐年华作者:山林之乐更新时间:2019-04-18 08:32字数:244101

杜如蒿两人结婚是在杜如蒿大学毕业后不久。

两人相处时,身体的接触越来越多,而严格知越来越有难以克制自己本能反应的感觉。看着娇滴滴的女友,却因为她年纪的原因而不得不忍受,严格知觉得这真是煎熬。

他更不想让好好上学的时候怀孕,那样她整个生活都会被打乱了。所以,就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总是挑安全期,还戴上小雨伞。可是,就是现在的科技水平再发达,有了那一层东西,对男人来说还是一层碍事的东西。他好想两人毫无阻碍地合二为一啊。

因此,杜如蒿一毕业严格知就向她求了婚。

严格知比杜如蒿晚一年读研,在他读研期间,陈播已破格提升为博导,严格知就由硕士升为博士。不过他和杜如蒿基本也差不多同时毕业。读研期间,严格知发表了好几篇分量十足的论文,陈老板给他开了后门,让他提前毕业了。

并且,经陈播引荐,加上严格知以往在经济上的卓越眼光,在乡里任职的经历,他被安排去了一个县任县长,主抓经济这一块,算是两人理论的一个实验田。

有关部门对此极为重视,怕严格知年经稚嫩,镇不住人,还对这个县进行了人事调整,派了一个温和敦厚的老同志任书记,给他护航,力求严格知在县里经济的发展上像他以往一样亮眼,走出一条新路来。

这一年,严格知28岁。除了战争那种特殊时期,这是h省最年轻的县长。并且,有些门路的人都知道这位年经的县长来历不凡,再加上严格知行事稳重,很快他就在新岗位上打开了局面。

韩伟这次终于有一件事可以拿来嘲笑严格知,“格知,身为国家干部,你怎么一点也不响应国家晚婚晚育的号召?”国家晚婚女方是二十三岁,这时杜如蒿还差一点。

严格知看他一眼,看把他得瑟的,早晚会收拾他。

好日子选在秋色连波的10月6日,因为颖州是严格知的老家,这里亲友众多,为了免得麻烦,就把地方订在了这里。

y县这边风俗,新郎要上门接新娘,并且去接的路和回去的路不能是同一条。现在从y县到颖州现在的高速路更好了,不过加起来也得两个半小时左右才能到。

早上五点钟严格知就从颖州出发去接新娘,只有这样才能及时回到颖州,赶上中午12点18分在颖州大酒店里办的婚宴。

一溜儿六辆的花车开进y县县城的时候,还引起了不少人旁观,车子全是五个圈的。大家下意识给让开了中间的路,让婚车过去。不过和认识的人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姑娘结婚啊,结婚可真气派。

有消息灵通的就说:“是前几年那个考到全省第二名的妹妹,听说姓杜,就是那个杜氏甜点店家的。”

“哎呀,这老杜家简直是祖坟里冒了青烟啊,儿子考得那么好,女儿也嫁得那么好。”有人在一边羡慕不已。

“你这话可真没错,其实人家一家都去帝都了,这是人家女儿结婚才回来的。”

就有当家长的教训自己的子女,“你看人家,就是哥哥考得好,妹妹也跟着沾光,都嫁了这么有能力的人。”

其实杜如蒿根本不想这么张扬的,让她说,两地离这么远,她在颖州附近找个宾馆,到时候步行过去举行婚礼的酒店就成了。可严格知不依,他觉得他的好好是世上最好的女孩,怎么也得让她风光地出嫁。

陈松枝也不依,她就这一个女儿,结婚这么大的事,总不能让她悄无声息地出嫁,反正严格知也不是出不起那个钱,自然得大大操办一场。

领证是两个人的事,可结婚是大家的事,在这个社会,人也不能免俗,杜如蒿只能听从大家的。不过,在严格知和她商量用什么样的名车时,杜如蒿否定了严格知的用卡迪拉克作婚车的建议。

说老实话,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y县人,杜如蒿再清楚不过y县人的眼光,你用再名贵的名车,也不如五个圈来得显眼。其他名车大部分不认得,可五个圈不管认字不认字的都知道,这一般是领导坐的车。

听着周围亲友们那羡慕的话语,杜如蒿想,幸好现在国家还没有反对大操大办,她才能没有负担地接受这一切。

楼外面噼里啪啦放起了鞭炮,迎亲的队伍来了,陈松枝拉着女儿的手,眼睛忍不住湿了,在女儿耳边叮嘱道:“你婆婆那人对人冷淡,你就是遇到了冷待,看在格知的面上不要计较,更不要在他面前说他妈妈的不好。他们关系再不好,也是亲母子。”

杜如蒿连连点头,不知怎么回事,明明是喜事,嫁给严格知也是两人期待已久的,可她的眼睛也湿湿的。

看这一对母女的情形,杜如蒿二婶吕双忙拉开了陈松枝,“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嫂子你有什么吩咐好好的话以后再说,谁也不兴在今天掉眼泪!”她和杜玉林都回来了,是送亲的人员之一。

陈松枝扯出一个大大的笑,“不哭,不哭,哭了是在咒好好他们过不好呢,就是这心里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好好找的男人,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又一心对好好,你就放心吧。”吕双看着陈松枝,心里禁不住感叹,大嫂的命怎么这么好呢,儿子那么挣气,女儿嫁得也好,这才几年时间,原来差不多的两家人,现在的差距是越来越大的。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没有与大哥家太生疏,好好还教了他们怎么做蛋卷,他们家这才在省城有了立足之地。之后她们又让陈皎教了自己几种其他点心的做法,现在自家也在省城开了一个点心店,生活越来越好孩了。这让她和老公杜玉林越发巴结着大哥一家,别的心思都不敢有。

其他亲友也七嘴八舌地劝陈松枝,特别是陈皎,她挽着陈松枝的胳膊把她带去了另一个屋,问她,“妗子,你给我说说还有别的什么规矩没有?”y县这里习俗,女儿出嫁作父母亲的是不去婚礼上的,这边也只是个别的亲友去。

陈松枝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走之前要换鞋子,给格知说了没有?这鞋可千万不能是红色的,红色说是跳火坑。到了那边他们要煮饺子吃,不能煮得熟透了。你可得对好好说说,哪怕吃一点儿呢,也得吃了,不能吐出来。”

“好的,我都记得呢,会跟格知他们那边的人说的。”陈皎特别感激大舅一家,让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履地的变化,如今才生活得这么幸福。表妹好好出嫁,她比自己出嫁的时候还操心,一定得让他们圆满完成婚礼。

“快看,新郎上来了!”随着小孩子的叫声,严格知上来了。他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整个人英俊挺拔,脸上带着和煦迷人的笑容,手捧着一束鲜花,如电视里的明星一样缓步而上。胸前的一朵大红花,更给他加上了几分喜气。

“这看着就像拍电影一样!”旁边的人群里有人忍不住说。

“一会儿接出来新娘了才更像呢!”

“好好,我来接你了!”严格知上来把花递给了杜如蒿。虽然两人已领过证,但这样的仪式让他还是忍不住心情激动,从此以后,大家就都知道好好就是自己的妻子,而自己是好好的老公。

“嗯!”杜如蒿觉得快乐像涨潮的潮水,快要把她淹没了。前世求嫁一普通人而未能,今天她终于能披上婚纱,嫁给眼前这个深爱着她的男人。

两人交换了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李晓路在一边揉揉眼睛,看着他们觉得太美好了,让人也忍不住地激动。

“换鞋!带鞋了没有?”

“带了。”严格知从韩伟手里拿过一个袋子,打开,拿出一双红棕色的高跟鞋。陈皎要接过帮杜如蒿穿,严格知说:“皎姐,我来吧。”说着他就蹲下,单膝跪地,专注而虔诚地帮杜如蒿换上了新鞋。

跟随着的摄像人员摄下了这一切。摄像的正是采访杜如峰时的那个摄影记者,看着被摄下的情景,心想,这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双,这样唯美的情景剪辑后就可以当电影短片看了。

“从现在,要一直到你们新房,好好的脚才能沾地,知道吗?”吕双吩咐严格知。

“我记得了,二婶。”杜如蒿这边的亲戚严格知都熟悉,含笑点了点头,弯腰抱起了杜如蒿,在她耳边轻声说:“好好,你今天真美!”

听到严格知的赞美,杜如蒿觉得也不枉她凌晨就起来化妆,盘头发。她只化了淡妆,但肌肤水嫩,红唇娇艳,眼睛水润明亮,与平日甜美娴静相比,整个人显得特别明媚亮丽。

严格知打量着自己的新娘子,她身上乳白色的婚纱是特意定做的,外面是一层花朵样的装饰,从上沿袭而下,直至裙摆,繁复精美,配着头上那朵粉色的百合,使她看起来特别娇嫩柔美,让人想忍不住早点把她吃进去。

杜如蒿伸手搂住了严格知的脖子,也轻声说:“你今天也很英俊!”

两人间的恩爱真要晃瞎人的眼睛,李晓路想。不过看着杜如峰伸过来的手,她心里也是浓浓的满足。

摄像的打头,严格知抱着杜如蒿随后,人群都沿楼梯而下。这样横抱看着唯美,其实胳膊用不上力,很是累人,饶是严格知体能很好,六楼的楼梯一口气走了下来,也有些微微气喘,但他心里的快乐却要满溢出来。

车子边已有人打开了车门,严格知把杜如蒿送了进去,也一并进去坐在她身边。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随着汽车向颖州行去,也向他们幸福的未来行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